吕剧《大河开凌》:为剧坛带来惊喜的红色力作
“一弯冷月照寒窗,几缕清辉送秋凉。身随黄叶将飞去,此心仍旧恋家邦。自幼海口生,大河伴我长……”近来,由山东省吕剧院创排的国家艺术基金2019年度翻滚赞助项目,“一改”后的新版《大河开凌》在济南百花剧院首演,并遭到专家观众高度评价。  作为山东省当地剧种中的大剧种,年青的吕剧一向与赤色体裁有着杰出的姻缘,并不断在舞台上给观众带来惊喜,那么这次以寻觅最早的《共产党宣言》为体裁的《大河开凌》,又给今世剧坛带来了哪些惊喜呢?  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  记者 黄体军  小角色大情怀的探究  环绕一本书,展现一群小角色的命运和情怀,是《大河开凌》构思的共同之处。这本书不是一般的书,它是最早的《共产党宣言》,它在我国的出现自身便是一个传奇,为了这本书,一群小角色赴汤蹈火,也造就了自己传奇的人生。  吕剧《大河开凌》叙述了这样一个故事:省会来人,寻觅最早的《共产党宣言》,让老年的含糊堕入纠结和回想中。年青时含糊曾是地主刘仁德家的长工,与刘家独生女刘新雨同吃一奶长大。一次卖粮途中,含糊逞一时之勇,无意中救了遇险的小姐。此次小姐刘新雨作为中共特派员,从省会返乡,并带回一本“马大胡子”的书,即我国最早的《共产党宣言》。由此,含糊知道了“马大胡子”,并在“觅汉增资”“清剿护书”“火中救书”“被捕赎人”“狱中死别”等过程中,含糊对新雨暗生情愫,新雨对含糊除了兄妹情,也产生了一种含糊的男女情愫。但终究新雨不愿交出《共产党宣言》和党员名单,慷慨就义,让两人的爱情就此戛然而止。为了一本书,心爱的人不惜献身年青而名贵的生命,这是一本什么书?含糊在生长,在醒悟……“人在书在”,新雨的这句嘱托,重若千钧,而含糊也是言而有信。所以有了五十年如一日的守墓和藏书守书。  “人在书在”,这是剧中的一句要害台词,也成为本剧的双线叙事结构的支撑。带书、学书、救书、护书、藏书、守书,这条线贯穿全剧,与此同时,男女主人公含糊和刘新雨,以及刘新雨父亲地主刘仁德、含糊娘、侯三炮、刘国才等人物的命运也随之改变崎岖。书的命运和人的命运,一起构成了一个扣人心弦的故事。全剧诠释的是信赖的力气这一大主题,但无概念化痕迹,观众看到的是生动的故事,感触的是实在的情怀。  《大河开凌》作为一部出题之作,正是坚持以大体裁小切断,大情怀小角色为突破点,在赤色体裁传奇化,革新体裁故事化,出题之作艺术化方面,做了成功的令人惊喜的探究。  立起三个共同的形象  描写人物形象是戏曲的中心出题之一。《大河开凌》描写的含糊、刘新雨、刘仁德这三个人物形象,给观众留下了耳目一新的形象,给戏曲人物画廊增加了三个共同的形象。  先说男主角含糊。作为地主的长工,一个社会的最底层人物,一个胆小怕事脆弱含糊的人,在地主小姐刘新雨的引领下,命运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。从被卷进革新,被指令护书,到逐步醒悟,逐步有了革新醒悟,在由于自己的轻信导致新雨被捕献身后,他带着一份懊悔,守着新雨的墓和留下的书,一守五十年,这儿面有崇奉的力气,也有对一份情的痴守,既有一般的情怀,也有大情怀,这样一个朴素的传奇性人物出现在舞台上,自然会感动无数人。  再说女主角刘新雨,她是剧中情感最为交织的人物。既有革新大爱,又有与亚轩的爱情,与含糊的兄妹情和含糊的男女情,还有杂乱的父女情。她并不是没有对父亲的内疚,但作为一个革新者,她有必要作出挑选。这样一个崇奉坚决,又被多种情感笼罩的前期女革新者的形象,也是戏曲舞台上稀少难得的艺术形象。  地主刘仁德也是一个让人耳目一新的人物形象。作为地主,他爱女儿,却被女儿革新;他爱财,最终却鸡飞蛋打,其命运让人唏嘘。在人们的形象中,曩昔在文学作品和影视戏曲舞台上出现的地主形象,多是为富不仁,恶贯满盈,态度反抗的恶霸地主,而像刘仁德这种处于中心摇晃态度,不那么恶不那么坏,甚至有开通潜质的地主形象少之又少。在革新中他们应属被争夺被联合的目标,而非一概被暴力奋斗和打倒的目标。当然,假如他能从女儿的献身中,知道不是停留在“鸡飞蛋打”上,而是再往前走一步,考虑一下女儿为了一本书献身得值不值,这本书好在哪,而有所开悟的话,其形象则更趋于丰厚。  《大河开凌》在体裁挑选、故事立意、人物设置、山东特征等方面,为此剧具有更远大的出路打下了坚实的根底,在11月8日的“二改”专家修正会上,专家们对此剧共同看好并给予高度评价。当然此剧要打造成艺术上的经典之作,还有许多提高的空间。像含糊的生长合理性,以今世视角对前史体裁作审美观照时的落差和照应处理,故事细节的严密性,以及全剧表演时长的操控等,专家们提出了许多中肯的主张。山东省吕剧院院长蒋庆鹏表明,主创团队将会依据专家和观众的主张,对《大河开凌》持续精雕细琢,力求在艺术上作愈加精彩的出现。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